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澧兰

濯水之旅

2020-11-12 10:37:32  来源:张家界日报  作者:陈桂绒  阅读:

    入住客栈

    坐班车从黔江出发,26公里路程,不要一个小时便到了濯水古镇。我翻阅有关古镇的历史。濯水古镇位于重庆市黔江区东南角濯水镇境内,地处乌江主要支流阿蓬江畔。古镇兴起于唐代,兴盛于宋朝,明清以后逐渐衰落,是一个集土家吊脚楼群落,水运码头,商贸集镇于一体的千年古镇。

    眼前,尽是木楼,多呈黑黄色,翘檐雕窗,古香古色。一条悠长悠长的青石板巷子向南北延伸,巷子两侧又衍生出枝枝杈杈的小路。恰逢“七夕”,许多穿着汉服的行人,在巷道穿行,踩碎了古镇的宁静。

    借问酒家何处有?我们提着行李箱,在巷道里搜寻。问了许多家,都说人已满。失望处,一热心的姑娘告诉我们,古镇北巷尽头临江边有一“天涯客栈”,因地势僻远,客人不多,有空位,去不?去!安静又临江,我们满心欢喜。

    巷道越走越深,人越来越少,两边的木楼越来越落寞。姑娘说,这里是老街,已上百年,作为濯水古建筑文化艺术,政府已征收, “天涯客栈”是唯一一家政府还没有征收的百年老客栈。我暗自庆幸,濯水竟有一家百岁老栈在等着我来。

    “天涯客栈”上下三层,典型的土家吊脚楼格局。百年的风雨,已使木楼呈黑黄色,然而,粗大的木柱和横梁,依然彰显出曾经的光鲜。房子两个人住还算宽敞。里面全是木质的床桌椅凳,甚至连衣架都是木质的。一种浓浓的古式格调,把我带回到从前的旧时光。

    从檐廊上眺望,青山逶迤。一条江,从遥远的地方来,又滚滚到远方去。这是阿蓬江,从湖北恩施来,流向乌江去,是我国少有的一条自东向西倒流的河流。一座雄伟的风雨廊桥横跨阿蓬江上,远观就像一只展翅欲飞的雄鹰。江边堤上,好悠闲的几个钓翁,戴着斗笠,盯着浮漂,一动不动,成为我眼中最美的风景。

    行走老街

    简单的洗漱后,我们决定去吃午餐,途经老街。

    来时匆忙,来不及细打量。

    老街,由青石板铺就。北向入口处,立着一块一米多高,宽约五十公分的石碑,距今已有121年的历史。石碑阴刻着“天理良心”四个大字。石碑旁,塑着一石雕,看似一中年汉子,戴着头巾,赤膊裸腿,右手提秤,双眼正专注地看着秤杆,栩栩如生,我不得不惊叹这些匠师的精湛技艺。在这条老街上陈放着许多活灵活现的精美石雕,土家人推磨,先生讲学,两人对桌茶饮等,再现了当年生活的场景,让人再次触摸到历史的温度。街道两旁,全木结构商号,民居,会馆,学堂,有的是吊脚楼,有的是四合院,有的是撮箕口,错落有致,别有风韵。据了解,濯水古镇的7个院子由“樊,汪,龚,余”四大家族留下,它们既有各自独特的历史故事和个性魅力,又共同展示了濯水古镇的濯商文化,诚信文化,场镇文化和码头文化。还有,古镇民居之间画有精美壁画的封火墙,别致的木雕窗,精艺的石刻磉墩。每一处,都让我们驻足惊叹!

    这条老街,应是濯水一条悠长的文化艺术长廊。古吊脚楼建筑群,精美石雕,壁画,道德碑,积淀着濯水厚重的历史文化。行走在街上,我仿佛回到了濯水的历史深处。

    濯水美食

    走过老街,便是一条特色小吃街。满街飘香。

    街道干净整齐,所有的吃货都摆放在铺面之内,不难看出政府对濯水古镇的高度治理与管理。每一个铺面上都挂有一块特色招牌。什么“汪氏绿豆粉”“马打滚”“白氏米豆腐”“糯米腊肉饭”“狗屎糖”等,琳琅满目,缭乱双眼。

    据当地人介绍,濯水“汪氏绿豆粉”,多年秉承“天理良心”经营理念,精挑细选本地上好的绿豆精米配成比例,通过“选,浸,磨,烙”四道工序制成,特别劲道好吃,已列为重庆非遗美食传承人。“马打滚”也是当地一大特色小吃,它的做法和包馅的汤圆差不多,只是糯米和里面的馅,糯米团打滚的材料非常重要,直接决定了“马打滚”的口感。“狗屎糖”用纯麦芽熬成糖,搅拌熟花花生芝麻,切成块,味道甜香不腻,高血糖患者都能吃,且看广告词“吃狗屎糖,走狗屎运”。还有“黄腊丁鱼”, 阿篷江长大的,纯天然,味道好极了。

    临近中午,我们决定吃阿篷江生长的“黄腊丁鱼”。找了临江的一个鱼馆,现场活杀活炖,46元一人。店主很厚道,反复交待,这是地道的土生鱼,包好吃吃好,不够加份量,但浪费会加钱。好的好的,我们积极响应国家号召,保证不浪费一粒粮食。四个女人,满满一大锅鱼,吃完又额外加了八条。平时的淑女形象全丢锅里了。

    沧浪之桥

    “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我缨;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我足。”濯水的“沧浪桥”,是否名缘于此?

    薄暮,我们踩着夕阳的碎光,来到沧浪桥上。

    桥,是抱大柱子的木桥,全长658米,小步行走需要十多分钟,这是中国第一大风雨廊桥。桥面很宽,两辆小轿车可并驾齐驱。然而,地面设置了梯度,车不能跑,行人可步行。桥上有分层纯木塔亭,每一层都摆放有红漆长凳,供行人小憩。站在桥上,古镇已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灯光。远处,薄暮笼罩青山,几处乡里人家,已冒出袅袅炊烟。桥那端,一田荷园,已不胜秋风撩拂,卷了荷叶。廊檐两侧,高高挂满大红灯笼,灯笼上写有“中国第一鹊桥会”大字。

    小时候,一直憎恨王母娘娘棒打鸳鸯,活活拆散牛郎织女。长大后,才知这只是一个幽怨的传说。然而,一年一度的鹊桥相会却在人间千年流传,七夕便成了中国传统的情人节。今晚七夕,我和友人来到了濯水廊桥。看到一对对小情侣偎在长凳上,原来,鹊桥属于他们,今晚的世界只属于他们。纳了一会儿凉,我们便匆匆离开了。回首,那灯火通明处,一条长长的巨龙横亘在阿篷江上。

    沧浪之水,可以荡涤尘世的污浊,而濯水,却清洗了我内心的烦忧!

    今晚,我枕着濯水,一夜酣眠。



    返回栏目[责任编辑:w88官方网站手机版APP]

举报此信息
Baidu